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旧履疫(情感小说)

编辑推荐 【晓荷】旧履疫(情感小说)


作者:青蛙公主 白丁,56.2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77发表时间:2020-03-19 15:38:22
摘要:在文非市引发的旧履肺炎疫情中,哥哥郑值支援文非市,后因感染旧履肺炎不幸去世;弟弟郑正因贩卖假口罩而最终被逮捕。


   一
   大年三十,文非市宣布封城。说是一种旧的履状变异病毒肺炎全市蔓延。传言有人因食用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而得病,继而发热咳嗽,肺部病变,严重的会导致死亡。病毒再凭借飞沫传染他人,传播速度非常迅速,同时又是一种不明起因不明症状不明危害的全新的病种,尚不明确除了飞沫以外还有什么其他传播途径,并且目前还没有对症治疗的药物。一时人心慌慌,流言四起,全国陷于恐慌之中。
   吴兰平日并不怎么关心时事政治,新闻看得也少。前些时候,偶尔有听到丈夫郑值嘀咕过两句,说什么文非市的旧履肺炎闹得很厉害。也没怎么放心上。这下听说封城,这辈子也是第一回听说,心想这事绝不是闹着玩的了,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
   今天大年三十,昨天吴兰就把自己父母接了过来一起过年。一年跟公公婆婆过,一年跟自己父母过,每年除夕夜都是这么轮流着过。
   下午三点,吴兰把该炖的炖好,该蒸的蒸上,火锅要用的菜也都洗净摆好了。儿子郑飞今年高三,要高考了,吴兰让他在自己房间温习功课。就剩下包水饺了,吴母要帮忙,吴兰做事不喜欢别人掺和,喜欢自己一人干,有条理有头绪。吴母乐得一边看手机去了。吴父坐在沙发上,拿着张报纸,俨然地看着。
   丈夫郑值是南华市市立医院的呼吸科主任。年三十的,一早接了个电话,说有急诊,早饭也没吃就赶去医院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啥情况。吴兰又在琢磨着打电话过去是不是合适,一边包着水饺,一边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钟,饺子馅老是漏到手上去,怎么也包不好。
   吴母最近刚学会了玩微信,成了微信的忠实粉丝。微信群里转发的每个视频或消息都会让她激动不已,让她觉得新鲜刺激,微信让她打开了一个全新的未知的共享的世界。
   吴母忘我而又饥不择食地读着微信群里的每一条最新消息。有关疫情的任何一点噱头都能刺激到吴母的神经。吴母一会就激动地走到吴兰身边,义愤填膺地指着手机给吴兰看:“你看你看,文非市都封城了,封城前还跑出来八九百万人,光我们南华市就跑进来二三百万文非人。这些人真是的,跑回来害我们干什么!”
   吴父抬起头来,随声附和,“我也看到了,那些从文非市跑回来的,还在朋友圈到处炫耀,又是泡温泉,又是逛商场,又是下馆子的,真不像话!”
   吴兰的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她一心只惦记着丈夫郑值怎么还没回来。两个老人的聒噪只是让吴兰更加心烦意乱。终于,郑值来电话了,吴兰把满手的面粉都摁到手机上,也顾不得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还要一会,还没有处理完。”郑值那边声音很小,很模糊,像是隔着口罩发出的,可是听得出来他的声音很疲惫,估计从早一出门到现在都没休息过。吴兰非常心疼。
   “我们都在等你吃年夜饭呢。”
   “我尽量吧。我这边有个疑似旧履肺炎患者。”
   “有个疑似旧履肺炎患者?”吴兰狐疑着,并不能立即明白这句话的含意。迷迷登登地重复了一句。
   吴母却登时脸色大变。小心翼翼地从吴兰身边退了出去,仿佛吴兰是病原体似的。吴母在吴父耳边低语了几句,两人就到房间里,关了门,不知说啥心窝子话去了。
   一会两人出来了。吴母斟酌着词句,像侦察兵似的,小心注意地先仔细观察甄别了好一会吴兰的神情,发觉没有什么异常,吴母便笑道,“你看,我们两个老的,都不经饿,我低血压,你爹心脏病,都是要少吃多餐,不能饿着的。我们先吃点垫垫肚子。”
   这有什么关系呢,都是现成的。吴兰把炖好的羊腿、鸡汤、鸭汤都盛了出来,水饺下到锅里去煮好端上桌。吴兰坐在饭桌边包剩下一点水饺,一边心神不宁地瞟一眼挂钟。吴父吴母坐在桌子对面,埋着头吃。
   正吃着,郑值开了门进来。吴父吴母像是见到瘟神似的,直挺挺竖了起来,吴父半口饺子掉到桌上也没发觉。半晌,吴母缓过神来,拉着吴父,忙不迭地退下桌,蜇进房间,关了门。
   吴兰张着满是面粉的两只手,去迎丈夫。
   郑值摘下口罩,吴兰用小指勾着口罩的挂耳绳,转身向垃圾桶走去。郑值忙阻止,“别扔,现在口罩紧张,还能再用四五次呢。”吴兰随手把口罩挂在门把手上,“好吧,等我洗完手,再用酒精消毒下。”
   郑值用肥皂洗了手,吴兰递给他毛巾,郑值又用肥皂洗了脸。
   “今天什么病人,看这么久?”
   “我们南华市第一例疑似的旧履肺炎患者。”
   “你看的?”
   “不是我们医院,是肺科医院收治的。我只是参与了远程会诊。”吴兰舒了口气,“啊”从喉咙里轻轻叫了一声。
   郑值忽然把吴兰拉近自己,把盥洗室门关上,反锁,竖着手指在嘴边“嘘”着,吴兰的好奇心被勾引起来,可郑值脸上的神色越发庄重严肃,又让吴兰捉摸不透,惴惴不安。
   郑值直直地盯着吴兰的脸,沉默了许久,终于蹦出一句,“我已经报名去支援文非,明天就走。”像是终于吐出了一块大石头。可是吐出来的这块大石头,立马就重重地落入了吴兰的心中。
   吴兰知道丈夫的性格,他是一定会去报名的,报了名,他是一定会去的。可是这一切都太像是在梦中了,一切都这么快,没有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吴兰的脑子一下转不过来。愣了半天,吴兰冒了一句,“儿子呢,他今年高三啊。”像是责备,又像是委屈,又像是还在期待着丈夫能帮她做好善后。
   郑值抓住妻子的手,恳求道,“我知道要辛苦委屈你们母子俩,对不住了。可是答应我,千万别告诉儿子,我去文非抗击疫情了。怕儿子思想有负担,影响高考。你就说,我这段时间都在医院值班,因为疫情的需要,暂时不能回家。”吴兰挣脱了丈夫的手,强忍着泪点了点头。
   吴兰恨自己脑子笨,想不出一点可以帮助丈夫的地方。吴兰绞尽脑汁,什么也想不出来。吴兰忽然灵光一闪,拍了拍手,“家里还有个N95的口罩,你可以带着走啊。”就是医生,平时也很少用N95口罩,也都是用医用外科口罩。这个N95口罩,还是一个同事送他的,他当时也没放心上,随手扔在家里了。
   吴兰像得了宝似的,立马跑去实施她这个想法。这N95口罩,她记得是放在自己卧室的一个抽屉里。
   吴兰轻轻推开卧室门,听到里面有声音,就半掩着门悄悄立住。卧室里每个抽屉都打开了,吴父吴母背对着自己站着,两人正拉拉扯扯地争抢着什么。吴母从吴父手里抢过来,吴父又立即从吴母手里夺过来。两人嘴里也在怒骂着。
   “这N95口罩,怎么会只有一个,你再找找,干嘛抢我的?”
   “这口罩是我找到的,死老太婆,你凭什么抢我的?有本事你自己找去呀。”
   “这个地方是传染源,一分钟都不能再呆了,得赶紧走。我们俩是绑在一起的蚂蚱,我没口罩,我要是被感染了,你能逃得了吗?”
   “随你用什么口罩,这N95的口罩铁定得归我,我一身的病,抵抗力弱,我一点都不能感染病毒。你要怎么办,你自己想办法吧。”
   一句一句话都像箭一样射在吴兰的心上。吴兰悄悄掩上了门。五腑六脏都像是被刀子绞动着,气喘得厉害,吴兰用手抚着胸,背靠着墙,站了半天。
   等自己平复下来了,吴兰小跑着回到丈夫身边,搂着丈夫的脖子,撒着娇,“你看我这臭记性,找不着放哪了。你先去,我看看网上买着了给你寄去。”
   吴父吴母出来了,吴父两只手在身后别着,忸忸怩怩地说要走。郑值很惊讶,指着满桌子的菜,“这年夜饭,都还没有吃,怎么就要走?本来不是说好,这三天年,都要在我们这边过的嘛。”对自己爱妻的父母,郑值一向都很热情周到。
   吴兰拉着丈夫,笑着解释,“老人家的身体,一天一个样。他们今天累着了,让他们回去休息吧。他们要想来,不随时都可以来嘛。”
   郑值见两老执意要走,就准备去拿车钥匙,“真要走,我开车送你们回去吧。”
   见两老满脸惶恐栗怖的神情,吴兰拉了拉丈夫的衣襟,不让他去。吴兰试探着向两老歪了歪头,“要不我开车送你们?”吴父忙不迭地摆手,连声说,“路不远,我们自己走路回去。”吴兰也就作罢,“这时大家都在家吃年夜饭,街上也没人,挺安全的。”
   吴兰拿了两个一次性医用口罩给吴母。郑值又要送两老到楼下才放心。吴兰及时制止了,“你累了一天,还是歇着吧。”两老在门口穿鞋,吴兰小心地让自己夫妇俩和两老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两老下了楼梯,吴兰才在门口大声交待,“路上注意安全!”
  
   二
   大年初一,吴兰还没醒,郑值就走了。
   鞭炮却依旧有,零落而喧闹。年三十的鞭炮烟花连续不断地直放到凌晨一两点。中国人的鞭炮本来就是用来驱瘟避邪的,年味也在抗议着要讨回它原本该有的热闹喜庆。吴兰是被鞭炮吵醒的。
   太阳很好,吴兰也没想着要干什么。一大早,就听到楼下传来了口音浓重而又响亮的广播:“居民朋友,新年好!为了防止旧履病毒肺炎,请大家尽量减少外出。外出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少扎堆,不聚集。”这声音很怪异,很刺耳,令人揪心,却又分外真实,让你无法逃避。广播和鞭炮的声音格格不入,就像在同一个舞台上,天使和魔鬼各自在表演着,天使和魔鬼同时都在争夺着你,同时都想取悦于你,让你无所适从,身心疲惫。
   微信朋友圈里,除了拜年,关于旧履疫情的传闻,铺天盖地。拜年聚餐是被禁止了,官方媒体也引导大家用微信拜年,尽量不要接触。飞沫传播是它的主要途径,为了切断它的传播途径,要求大家尽量不外出,外出一定要戴口罩。人人都需要口罩。口罩、巴士消毒液、百分七十五的酒精、温度计等,各个药店都脱销了。药店的药剂师被来买口罩的人问得烦极了,每个药店门口都醒目地贴上“口罩售罄”的告示。
   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在各个微信群朋友圈里传来传去。谎言、谣言、流言的洪水泛滥了,加剧了人们的恐慌。而每个传闻都有眉有眼、有形有色、有凭有据。每个传闻都像真相,除了真相本身不像真相。有人说被旧履患者看上一眼就会得病;有人说从外面回来衣服裤子鞋子要泡在酒精里消毒;有人说不能穿毛料外衣会粘附病毒;有人说口罩要用开水煮,用电吹风吹,用太阳晒;有人说在鼻子上涂芝麻油可以驱瘟;有人说用中药用艾用茶叶可以杀菌;有旧履患者视频说自己纯粹是用热敷治愈康复的;也有专家呼吁每晚喝二两白酒就可以远离病毒侵袭;甚至有人说这次疫情是美国为了打击中国而特意制造的在中国投放的生物战病毒。
   如果说,疫情本身就是对人的理智判断、意志力、心理承受和身心健康极大的考验的话,那么,这些网络传媒上的各种谎言、谣言、流言就是一种比病毒本身更加严重的,对人的再一次的攻击和毒害。
   恐慌是普遍的。恐慌以文非市为中心,像水波一样一圈一圈地向外扩散。很多人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每日疫情。全国最早是几百例旧履患者,没几天就蹿到一千。以后就每天都一两千新增旧履患者,再后面就每天新增两三千患者,三四千、四五千,新增患者一直在直线往上飙。看得人心里发毛,就像坐着过山车直冲下悬崖的心惊肉跳。
   八十多岁的钟南山院士站了出来。钟南山,2003年抗击非典的领军人物。他是全国人民的信心和希望所在。钟南山说,旧履肺炎病毒是一种全新的未知的病毒,虽然没有特效的治疗药物,但是我们可以用别的方法治好它。钟南山呼吁大家都呆在家里过春节,阻断传染源,让病毒找不到宿主,憋死病毒。利用春节在家里自我隔离,变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我们才能打赢这场战疫。说也奇怪,十几亿的人民,都变得像幼儿园的孩子一样听话。钟南山说不让出门,我们就不出门。钟南山说啥时能出门,我们才出门。
   接着就有人担心物质的供应了。各个微信群都在疯传,许多超市的米面油都被抢购光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大家都去超市抢购。吴兰想,郑值临走前到超市扛了两大袋米回来,冰箱也堆得满满当当的,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吧。
   市场供应部在新闻发布会上,一再强调,我国的民生物质储备充足,足够供应全国人民半年以上。抢购潮才慢慢停止。
   各个村子开始陆续封路,不让小车和外来人进入。在各个路口,有的堆了土堆,有的挖了濠沟,有的围了栅栏。还有的干脆把推土机横在路口当路障。路口由村干部和村民轮流值守。外来人口一律不得入内。
   接着,各个县的国道省道乡道和县高速入口也开始封了。要出去可以,但是车辆一律不许进入。
   再下来,省里的各大城市的高速入口也逐渐封闭了。高速入口由公安干警和政府人员负责把守。
   这实际上跟一场真正的战争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人人都被卷了进来,人人都身受其害。交通几乎瘫痪,经济生产也基本停顿,人们的生产、学习、工作生活都无一例外被粗暴地截断。人人都呆在家里,只差没进防空洞了。
   到了初四,吴兰想去市场买点新鲜蔬菜和水果。戴了口罩下楼来,一楼的楼道上贴了七八张社区的告示。要求文非省文非市回来的外来人口要主动向社区报告并自觉在家隔离14天,并鼓励居民监督报告;南华市旧履肺炎的定点治疗医院是肺科医院;外出回家怎样自我防护,居民居家注意事项等等。

共 25980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讲述了疫情突然降临,扰乱了人们平静的生活,也打乱了本文主人公吴兰原本平静的生活。疫情就像照妖镜,把人们的本性照得一清二楚。文中的吴兰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为了支持丈夫郑值去文非市救治被病毒感染的病人,独自支撑着整个家庭。先是吴兰的哥哥值班时被车撞死,不久,他的小叔子郑正因倒卖假口罩被警察抓走。后来,吴兰的丈夫郑值因感染病毒而一身殉职。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吴兰神经已经麻木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其公公又因听到郑值离去的噩耗再次引发心脏病。读完这篇小说,小编被文中的吴兰深深感动了,她用柔弱的肩膀担起了家庭所有的重担。为文中的吴兰点赞,为所有支持抗疫的人们致敬,也为那些发国难财的小人感到羞耻。小说中塑造的各个人物活灵活现,细节描写也很到位。这篇小说很真实反映了疫情发生时,再现了很多人真实的样子。感谢您赐稿晓,祝创作愉快!学习欣赏佳作,推荐赏读,欢迎继续投稿!【编辑:张爱珍】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张爱珍        2020-03-19 15:41:18
  感谢您分享佳作,敬茶!
2 楼        文友:张爱珍        2020-03-19 15:42:12
  佳作推荐赏读,欢迎继续投稿!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